某西东

间接性失踪
喜欢的很多 爱的很少
喜新不厌旧
墙头草 一万边的倒
自娱自乐

“他们都说这次碟里我们合唱的曲子,只有你一个人的名字。”
“理论上讲,CD光盘和DVD光盘的保存年限可达100年,但是只要接触光和空气,就总会不可避免会老化……”
但是你的名字,会永远在我心里。
就算别人忘记了,我永远会记得。
你听啊,字字句句,一声一调,唱的都是我爱你。

这就是之前写的 朋友你愿意陪我去教堂吗 灵感来源
终于有人愿意陪我去了灰常开心啊 感谢小嗯娘
广州真的好热好热好热啊 但是真的好吃好吃好吃

你在我的心上开花
在我心上开一朵花

我就想试试是不是什么都发不出去

是我太久不用lof所以被关小黑屋了吗 怎么发不出来啊发不出来(ಥ_ಥ)

陷入干什么都提不起劲来

我昊哥吃个豆沙包吃出了帅气和霸气

【奇杰】等着我

“等着我。”
 
既然他走前这么说了,那么无论多久,我总归是要等下去的。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*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旅行者来到这个偏僻的镇子已经很多天了,即便黑暗大陆在传言中是多么恐怖、不适合人居住的地方,但是只要有先行者的踏入,继而总会有人不断的来探索、冒险、尝试,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,仿佛只要有脚能踩的地方,只要不是孤身一人,就总能在一个地方生存下去。而旅行者,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他并没有特别厉害的能力,能够做到的大概也就是自保而已,所以他选择在这个处于黑暗大陆边缘的小镇停留,想要看看在这里的人们究竟是如何生存的,运气好的话,说不定还能听到一些传奇的故事。
他碰了很多次壁,在这儿的人总不见得有多友好,堪堪只是不残暴而已,好在旅行者并非手无缚鸡之力,也不曾多被什么人欺负。他在这儿转悠了很多天,只发现了一个与这儿格格不入的老人。
面前这个老人,很多时候并不言语,只是安静的坐在镇子外某个地方,平静的看着前方。旅行者观察了他很多天,终于鼓足勇气向他搭话。他第一次从老人脸上看到了不一样的神采,而那些微的光彩就已足够让人联想到他年轻时多么傲人的模样。
 
“您愿意多跟我说说你的故事吗?”旅行者小心翼翼的提出要求,生怕引起老人的不适。
“啊?”他楞了一下,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“已经这么久了吗……”他呢喃自语,声音在风中变的零散。
“不好意思,您说什么?”
“没事,不用在意。”老人挥挥手,“只是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跟人说过话了,若你不嫌弃,那就听听我的故事吧。”
或者说,我们的故事。
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合适的讲故事的人,而他也只是想要把那人的过去,多一点,再多一点的让别人知道。
 
“他曾经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杀手家族的继承者,这个家族的名字现在还是很有名......”
“难道是那个揍敌客家族吗?”
老人并没有对他的回答做出多余的反应,依旧慢慢的讲述着。
 
我和他的相遇,真的非常简单。直到现在回想起来......还真是王八看绿豆,对上眼了。每思及此,都会觉得非常的有趣,这大概是缘,也可能只是偶然,但我非常庆幸能够遇到这种幸运。
 
每届猎人考试都会有很多参赛者,但是像我们这样小的孩子来参赛,却并不多见。所以当我们发现队伍中还有同龄人时,其实是挺兴奋的。
 
“你叫什么?今年几岁?……我叫小杰,今年12岁。”
“唔...12岁啊...”
 
真的非常孩子气了。
 
这就是故事的开头,没有很久很久以前,没有王子和公主,没有鲜花、财富、权利、地位,刚开始只是两个少年的初遇。
 
究竟是什么时候才发现他是不一样的呢?没有特别清楚的想过,不过第一次非常非常生气的原因,其实也和他有关。
我以为我们是一样的。
并没有亲眼见过他推开那扇门离开时的样子,仅凭着别人的描述,我就已经开始难过。
他推开的只是一扇门。但他之后要走进的,又是怎样一个漆黑的世界?没有人再给我描述,天高路远,山长水阔,再亲密的朋友也不一定能够做到感同身受,可我不知道为什么,偏偏就能感觉到。
痛,真的好痛。明明受伤的是别人,但是好像剜在自己身上。
所以才会更生气,非常非常的生气。一气之下不顾一切的冲到了他家里,把人带了出来。
如果相遇是开头,那么至此,才刚刚是第一篇章。
 
“看不出来您年轻的时候还挺冲动的。”旅行者没忍住笑出了声,“真的看不出来。”
“其实我现在还是这样。”老人挠了挠头,“但是在这里,我总会有点不一样。”
 
为什么会有变化呢?
在那之前所遇到的问题都不是问题,小打小闹是这样,大是大非前也没有变过。幻影旅团、贪婪之岛、蚂蚁大战……都不是。这些经历让我们的羁绊变得更加的坚固,我从来没有像他这样亲密的朋友,我相信对他而言我也是一样重要的朋友。
但是是我,问题,是我。
 
朋友有很多种,有平淡如水的君子之交,也有看穿生死的莫逆之交,再或者吃喝玩乐的酒肉朋友,但是我们这一种,又算什么呢?
 
很早就有人问过我这样的问题,但是我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。是懦弱、怀疑、害怕或者是其他原因,总之我不敢。我对他抱有了其他不一样的想法,我珍惜这种想法但是我明白这是错误的,我不应该我不可以,所以我只能这么做。
然后我就离家出走了,谁都没有告诉,我的亲人,朋友,包括他,非常的冲动,又小孩子气。我在外游荡了很久,虽然这话由我自己说出来可能会有些大言不惭,不过那时候的我的确挺厉害的,而我又是故意隐藏了行踪,所以没人能够找到我。再后来我就来到了黑暗大陆,成为了最早的一批开荒者,之后我就犯了人生中最大最大的一个错误。
 
老人的表情又开始凝固,眼里的光重新又黯淡下去,那瞬间生命力像是可视般的从他身上流走,现在他像一棵枯木,像是一块石头,他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。
旅行者不敢打扰,只能在旁边安静的等着。
太阳从东边转向了西面,空气由清新变的浑浊,吞吐之间时间飞快的流逝。等待并非毫无意义,趁着这段时间旅行者做了些记录,画了幅肖像,吃了点干粮。当旅行者再次发现老人有了动静的时候,月亮已经挂上树梢头。
“抱歉。”老人像是刚刚醒来。“我太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了。”
“没事没事。”旅行者连忙摆手,“您还愿意把这个故事讲完吗?”
“恩……我犯了一个错误,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错误。”老人仰起头,又开始了他的讲述。
 
我太过自信了,也太过冲动了。
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到血腥的场面,但这的确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非人的景象。
我曾说过,他就像我的阀门一样,当我自己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时,他就是我的安全锁,而现在我离开了他。我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去战斗,然后我就去了,去了,差点没能回来。它们能将人当成饵料,并非只是偶然,这就是它们的能力,只对人才有作用的能力。可我那时候不知道。
而我知道之后,也来不及了。
 
一路挣扎下去,第一次狼狈的四处逃窜,在这里没有帮手,直到现在才发现对这里竟没有一点熟悉,而在这样的情况下,自己居然还敢上门去挑衅,真是不怕死。
如果奇犽在的话,就好了。
当这个念头从小杰脑海中闪过的时候,他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多么无可救药的地步。他不想这样,理智告诉他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,可是眼泪它就是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,滚烫的划过他的脸,眼睛肿的好疼,视线也变的模糊不清,而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抹掉自己的眼泪。
多么想再见见他。
“奇犽……”
“恩,我在。”
小杰孤身来到黑暗大陆近一个月,在大陆边缘的原始森林里一个人生活、冒险,这段时间内几乎没有见过什么人,连其他物种都很少遇到,简单的像一场单人的忍受寂寞的修行。
而偏偏在这个时候,在自己最不堪、最后悔的时候,看到了最想看到的人。
他趴在地上,没有站起来的力气,只能勉强的抬起头,看着面前的人。奇犽的身影挡住了面前的敌人,微翘的银发被强风吹起。
他有很多的话想说,想要告诉奇犽敌人的弱点,想要告诉他它们的能力,想要告诉他自己错了,想要道歉……想要告诉他,自己非常非常的想他,非常非常的想。但是喉咙里的血涌了上来,他发不出多余的声音,他甚至再没多一点的力气去碰碰他。只能用力的看着面前的人,用尽全力。
“等着我。”
伴随着奇犽的话语,一个手刃轻轻的落下,小杰闭上了双眼。
不是!我不要!不可以!
奇犽!!!
 
奇犽……
 
“后来怎样了呢?您的那位朋友。”他问。
他曾以为他们的故事会很长很长。但是当他最终将所有都讲完之后,突然发现,对别人来说也不过是这么一段想要知道结局的过往而已。
“我被我父亲救回来了,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我的朋友跟我说他已经不在了,可是为什么呢,怎么可能呢,我都还活着,聪明如他怎么可能会?可他为什么还不回来?”老人说的很慢,像在反驳别人的观点,又像在否定自己的想法。
 
月亮不知何时已经躲进了云里,虽是郊外,仍旧有星星点点的灯光在远或近闪烁。
“谢谢您今天的故事。”旅行者打破了沉默。这是上一辈人在这里的故事,沉重的让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起身开始打包自己的行李,“我要回旅馆了,您也要回家休息了吧?”
老人听得一愣,好像刚反应过来,“哦,是的,要回家休息了。”他站起身,向年轻人点了点头,“那么,再见了。”老人身手依旧矫健,坐了近乎一天,下地行走时仍旧挺拔矫健。
他的身影在森林道路上越来越远,越来越模糊,像是要变成一阵烟,风一吹,就再也不见了。旅行者看着他的背影,只觉得想要说些什么,不管是什么,一定要对这位老人说一些话。
“喂!老师傅!”他突然大喊起来,撒腿朝着他的方向开始狂奔。“等一下!等一下!”
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,老人停住了脚步回过身来,脸上是疑惑的表情。
“老师傅……我……我觉得,他一定会回来的,总有一天,他会回来的,既然他说了让你等他,这不是告别,这是许诺!他一定……”说着说着,他突然哭了出来,“他一定!所以你……请你一定……”奔跑的气喘加上流泪,让他说不出完整的一段话。
“谢谢。”光线很暗,看不清他的表情,可旅行者就是认定老人在笑。
“我仍旧在等他。”老人点了点头,“既然他说了‘等着我’,那么无论多久,我总归是要等下去的。谢谢。”
 
“等着我。”
 
既然他走前这么说了,那么无论多久,我总归是要等下去的。
 
我等着你啊。
 
 
“我以前从来不知道你这么有耐心,能够给别人讲清楚这么长的故事。”他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。
“我也不知道你原来这么喜欢听故事呀。”他对着他笑的没心没肺,眉眼弯弯。

窝金被拉出来抽打
酷拉皮卡卖萌

跟大表姐浪了一天
吃到了想吃的东西 还唱了想唱的歌
开心😊

值得纪念的一天 面试终于结束了 终于不用再跟二爷抱着哭泣了